对文明摧残的历史

拜占庭帝国和东正教的强大影响力在克里特历史上留下了永恒的烙印。在哈尼亚保留了大约300个拜占庭时期的教堂。 早期Sougia基督教堂和Almyrida大教堂, 都镶嵌有华丽的马赛克地面, 在Episkopi的 Rotonda教堂或Kisamos的大天使-迈克尔的教堂(公元6世纪),其宏伟的建筑和比5层楼还高的油画都会给你留下深刻的影响;在 Apokorona地区Kyriakoselia的Agios Nicholaos教堂(11世纪); Stylo的Monastira或Panagia Zerviotissa (12世纪);在Alikianos的Agios Georgios教堂(1243)。在Pavlos Provatas 纪念碑(1430)上镶嵌有该地区最著名的神职人员。在Komitades的Agios Georgios 教堂(1314), Sfakia教堂, Selino区Kakodiki的圣母玛利亚教堂;在Sfakia地区Aradena的以及Selino地区Sarakina的大天使-迈克尔教堂(14 世纪) ;还有许多大、小教堂虽然不能引起游客高度注意,但至少也会吸引你的眼球。

从第一世东罗马帝国皇帝时期(824年之前)开始克利特岛就有了修道院,但是直到16世纪,在土耳其统治下才修建了新的修道院;现有的许多是在威尼斯统治 者时期修建的,进行了重新修缮。最重要的一个修道院是在Akrotiri,圣三一修道院或Tzagarolon (17世纪) 修道院的建筑受到西方建筑学影响很大。在后来一些的Gdernetou教堂(Gouvernetou),如天使的女士(16世纪), 它象一个堡垒矗立在我们面前,经过Agios Ioannis的峡谷“katholiko”到达的隐士居(17世纪),那是特殊的融合自然地貌特征的建筑杰作,成为了建筑景观。同样重要的 Panagia Odigitria或在Kolympari的Gonia修道院(17th世纪), Agios Ioannis修道院,在Apokoronas地区 Stylos的Theologos修道院,在岛西部的圣母玛利亚Chrisoskalitsa大修道院是建在岩石上的;在Mournies的 Chrisopigi女修道院, 在Varipetro的Agia Kiriaki修道院;和在Karidi的Agios Georgios 修道院 (12th世纪),还有一些,名字就不一一列出了。

这片土地的无数侵略者所留下的深深印记,通过这里的纪念碑告诉人们克里特人曾经经历的苦难和他们的英勇。Paleochora的Selino堡垒(13世 纪), Fragokastelo要塞 (14世纪), 和Alikianos的Da Molin塔(13世纪)的遗迹,是早期威尼斯统治时期的见证。在他们统治后期,由于面对土耳其军队的威胁,最有能力的威尼斯建筑师发明了最好的防御工 事,例如:查尼亚堡垒。Sanmicheli堡垒 (1537), Souda岛的堡垒,以及Gramvousa堡垒, Orsini堡垒 (1570和 1579)。 一系列其他堡垒和kouledes (要塞), 例如:在Kalami 的Itzedin要塞 (1872年),Aptera 的要塞 (1867年), Askifou的要塞, 和在Apokoronas地区Ebrosnero的Alidakis塔楼;所有这些都让人们想起土耳其统治时期的历史。

这个岛的征服者都不能在这里建立起永恒的统治,然而却留下了人类二战时期德国人的公墓,有4400名德国士兵长眠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