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nios宙斯永存

在许多地方传说着,伟大的宙斯—万神之祖出生在Diktean洞穴, 在Idi山区长大, 并在死后埋在了出生的地方克利特岛。亚历山大大帝时期的希腊风格的诗人Kalimahos写的‘真实的宙斯’,这是一首赞美诗,他用他的观点强烈驳斥了反 对派;故事讲述: “…哦,父亲… 克里特人总是说谎,但是为什么他们离去,到遥远的墓穴里;哦,国王, 埋葬你. 但是你有没有死, 你是不朽的。”

事实上克里特人确实说谎了,但是无可辩驳的是他们有他们的理由要让他们荣耀的上帝死去,原因没有人知道。上帝是自然的化身,每年都要死去,然后在春暖花开 的世界更强壮地复活过来……相同地,宙斯在克里特生,在克里特出现;也在这里死在这里复活;生活在这里,主宰这里的一切。可以自己解释为上帝是用她的方式 协调自然和生灵,虽然做不到但她期望做到;她爱着子孙也接受了她的子孙。按照这样,克利特岛的宙斯变成了Xenios, 到访者的保护神;她把她的热情献给了每一个陌生人,只要他(她)尊重这片神圣的土地。

除了热情的接待,在每个克里特人的灵魂中有根植着另外两个原则:美德和荣誉;在友谊之中的道德观念占据最高的位置,其次就是家庭。克里特人的灵魂之中最重 要的是他们的勇猛,最自由的崇尚,他们的勇气,力量,对国家和大自然的热爱。这些都可以在他们接待陌生人的时候可以体现出来。

我们热诚地邀请你到查尼亚,我们给予你的礼物在我们这个时代和这个年龄已经越来越少了。与当地人交往,和他们做在同一张桌子上,倾听他们讲的故事,把他们 的秘密与我们分享。你就会了解他们的豁达和道德完善。接受他们的克里特式的接待,无论是在一个贫穷谦逊的人家里以敬你葡萄酒,喝一口还是干杯的形式,然后 就一点羊肉或者是一顿丰盛的宴席;你都会被查尼亚人的温暖的情怀所融化,他们会把他们的所有与你分享,他们会让你觉得是在你自己的家里。他们表现出的从没 有自命不凡,也不会让你感到强迫你遵从,而是表现出极高的尊重。这是很简单的生活方式,透射出他们灵魂深处的渴望。世上没有什么真正属于克里特人的。他的 家是属于克里特岛的,彼此之间没有界线。他意识到自己拥有的是快乐和自豪,但自己也是克里特生养的慷慨天父Xenios, 宙斯城堡中的荣誉过客。